不良率突破4% 威海农商行资产质量堪忧
来源:中国经济网 发布时间:2018-08-07 11:10:07

又一家农商行评级遭下调。

近日,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将山东威海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威海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由负面调整为稳定,同时将该行2016年6亿元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A。

中诚信认为,评级同时反映了威海农商行面临的诸多挑战,包括业务运营和资产质量较易受到当地经济金融环境变动的影响、资产质量下行和拨备计提压力较大、盈利指标大幅下滑、存贷款主业增长乏力、流动性管控能力面临挑战、产品创新和综合金融服务能力有待提升等。

也就是说,该行的一个核心问题是资产质量。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该行的不良率自2017年开始就一直居高不下,大幅度高于农商行的平均水准。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不良贷款率较年初增长1.79个百分点至3.99%,截至2018年3月末,不良贷款率进一步上升至4.22%。

另一方面,该行的净利润在大幅下降。威海农商行2017年实现净利润0.79亿元,较2016年大幅下降37.65%。

对于该行不良率攀升的原因以及处置方法,时代周报记者近日向威海农商行发送采访提纲,但截稿时未获回复。

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要求

公开资料显示,山东威海农商行于2011年7月由威海市环翠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改制而来,经营范围主要集中在威海市,服务当地的零售和小微企业为主。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该行近两年的不良率数据发现,该行的不良率处于攀升状态。2017年初,该行不良贷款率为2.19%,到了2018年第一季度,该行的不良率已经达到4.22%,这一数据已经远远高于农商行的平均水平。

评级报告称,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威海当地中小企业经营形势有所恶化,部分企业还本付息困难,逾期贷款增长迅速。截至2017年末该行逾期贷款达到4.24 亿元,较年初增加0.4亿元。由于逾期贷款增长较快,该行不良贷款也有所增长,2017年该行新增不良贷款3.42亿元,共140笔。

这或许与该行的贷款结构有关。从贷款行业投向来看,受当地禀赋和经济结构特征的影响,截至2017年末,威海农商银行的前五大贷款行业分别为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农林牧渔业、建筑业和住宿餐饮业,贷款合计占比为53.82%。

也正是这些行业的不良率较高。中诚信评级称,威海农商行的存量不良贷款主要分布在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建筑业和住宿餐饮业,以上四个行业不良率分别为7.06%、6.79%、10.06%和15.19%。

“农商行包括城商行的一个共性问题,很容易受到当地产业结构的影响,比如钢铁行业景气的时候,当地的银行过得自然好,反过来的道理也一样。”华南一家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截至2017年末,该行房地产业、建筑业以及住房按揭贷款等房地产相关产业贷款总额为 16.47亿元,占贷款总额的19.30%,房地产相关行业贷款占比较高。中诚信提醒称,房地产宏观政策调整及市场行情变动对该行资产质量的影响需保持关注。

由于不良率增加,该行对公业务的思路也有所变化。中诚信表示,2017 年以来,区域经济下行导致当地信贷市场风险有所暴露,加之新增多笔大额公司类不良贷款,该行对公信贷业务的工作重心为信贷结构调整和不良贷款的盘活清收。该行对存量贷款进行排查,主动收缩房地产和其他限控行业贷款及大额贷款,强化小微和涉农贷款营销,对公贷款规模有所收缩。

拨备覆盖率方面,由于该行2017年加大核销力度,年末拨备余额较年初下降 20.77%,同时不良贷款年末余额增长较快。在两者共同影响下,截至2017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较上年大幅下降102.40个百分点至81.03%。截至2018年 3 月末,该行拨备覆盖率进一步下降至74.95%,低于监管要求。

截至2018年3月末,威海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5.15%、10.87%、10.87%,这些数据达到了监管的要求。但中诚信提示,该行拨备水平下滑导致资本相关指标弱化,未来仍需关注资产质量对资本充足水平的影响。

“踩雷”东北特钢

一边是资产质量恶化,一边则是关键的财务数据表现的不甚理想。

截至2017年末,该行资产总额189.36亿元;营业收入3.87亿元,较上年减少15.16%;实现净利润0.79亿元,较上年大幅下滑37.65%。

根据评级报告,该行2017年平均资本回报率和平均资产回报率分别为4.98%和0.41%,较2016年分别下滑4.10个百分点、0.29个百分点,盈利能力处同业较低水平。

中诚信评级指出,利息收入是威海农商行主要的收入来源,受同业竞争加剧以及贷款质量下滑、融资成本上升两方面因素影响,2017年该行净息差较2016年下降0.62个百分点至2.00%。

“从负债端来说,在整体资金面紧张的时候,银行的资金成本就会高;资产端方面,如果利率没有升高,银行的净息差就会下降。”前述对公业务人士说。

另外,受到监管压缩同业及降杠杆政策的影响,2017年该行盈利资产较2016年有所下降。上述因素共同作用下,2017年该行净利息收入较2016年大幅减少19.07%至3.70亿元。

同业业务方面,受去杠杆、监管政策持续收紧等因素影响,该行主动压缩同业负债规模,以降低资金业务杠杆倍数。截至 2017年末,该行同业负债为49.55亿元,较上年末减少10.79%,在总负债中占比为28.56%。

中诚信表示,该行2017年适当压缩同业资金融入规模,同业负债余额有所下降,但对市场资金依赖度仍处于较高水平。“按照监管规定,同业负债的比例不能超过1/3,该行这个数据已经接近监管红线了。”8月2日,一家股份制银行同业部门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值得一提的是,该行在债券投资方面还踩雷了东北特钢,2016年东北特钢出现了多起债券违约事件。截至2017年末,该行证券投资余额为74.95亿元,较年初下降 8.03%。其中,该行投资的0.59亿元的“13东特钢MTN1”已出现逾期,该行将此笔投资分类为次级,2016年其公允价值变动损失为0.20亿元。目前该笔投资已进入重组阶段。

“近两年来,债券违约的现象特别多,很多银行都频繁中招,这也属于正常的现象,只要分散投资风险就不是很大。但对于农商行来说,由于体量较小,风险承受能力较弱,还是有一定的隐患。”8月1日,华南一位私募投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曾令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