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摩擦增加外部不确定性 稳外贸关键在于稳出口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8-08-02 10:44:48

“六稳”应“变”

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31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面临一些新问题新挑战,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会议要求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本专题试图从不同的角度,对本次会议传递的政策信号进行分析解读。(张星)

导读

“稳外资已经完成了顶层设计,下半年更重要的是推动这些措施的落地;同时相关法律法规以及政府权力行为的调整等配套措施需要及时跟上。”

7月31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面临一些新问题新挑战,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会议要求做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

会议指出,要落实扩大开放、大幅放宽市场准入的重大举措,推动共建“一带一路”向纵深发展,精心办好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保护在华外资企业合法权益。

外部环境最大的变化在于全球贸易冲突不断升级,稳外贸、稳外资面临着不小的压力,中国经济面临的内外部风险往往是联动的,减小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对中国经济的冲击需要在宏观政策上做出更精准的平衡。

稳外贸关键在于稳出口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所谓稳中有“变”,主要是指外贸外资等外部环境出现了较多不确定因素。

首当其冲的就是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美国单边主义与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为全球经济复苏带来了一层阴影,这增加了中国经济外部的不确定性。

白明指出,在此背景下,应当高度关注外部冲击与内部风险的联动效应,而这也正是政治局会议提出“六稳”的重要考虑,“稳外贸、稳外资为了应对外部冲击,稳就业、稳金融、稳投资主要是应对内部挑战,在预期的关联下,当前经济面临的内外部风险往往是联动的,因此稳预期也非常重要。”

他表示,在这种联动下,中国宏观调控政策的自由度有所降低,需要在更小的空间内做出平衡。比如,如果外部冲击过大,要保持经济的平稳增长而不出现明显下降,就必须在财政货币等政策上更多地发力,而这对于去杠杆与抑制资产泡沫带来不小的挑战。

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黄颂平近日表示,中美互相加征关税之后,贸易争端必然会对中国外贸乃至全球贸易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

白明指出,上半年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尚不明显,虽然部分企业的订单确实受到了影响,但另一部分企业在关税落地前选择“抢出口”,这抵消了对外贸的不利影响,而随着关税措施的落地与升级,下半年这种影响将日益凸显。

他指出,除了直接影响外,关注贸易摩擦带来的间接影响及其连锁反应,其对整体经济的影响有可能出现乘数效应。“在国际产业链中,中国一般出口的是终端产品,如果终端产品出口受阻,中国上游的进口也可能随之减少,产生连锁反应。”

同时,在关注确定性影响的同时更要关注不确定性的影响。中美贸易摩擦是否会升级以及其烈度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随着负面预期的酝酿,有可能带来订单的转移的同时,还将导致部分外国投资转向其他国家。

白明认为,当前稳外贸的关键在于稳出口,稳出口要在培育外贸竞争新优势上进一步发力,推动出口加快从传统的生产成本优势向技术、品牌、质量、服务为核心的新优势转化,同时,要注意防范外贸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的“青黄不接”,要在稳住传统外贸优势的同时,加快转变外贸发展方式。

进口方面,上半年中国出台了多项鼓励措施,进一步降低了汽车和部分日用消费品进口关税,11月,中国还将举办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在国际市场上,为应对美国市场不确定性,应加大对其他市场的开拓力度。比如,加强与欧盟、日本、东盟等区域的经贸合作,继续耕耘“一带一路”,推动与沿线的贸易畅通。

稳外资顶层设计初成

美国对华加征关税也极大地伤害了在华外资企业的利益。根据商务部的数据,美方公布的所谓340亿美元的加征关税产品清单中,有约200多亿美元,大概占比约59%是在华的外资企业生产的产品。其中,美国企业占有相当大的比例。

美国加征关税以后是否存在外资企业选择从中国撤出的风险?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这一提问时表示,美方加征关税措施确实会对包括美资企业在内的在华外资企业造成影响。

他表示,中国作为经济全球化和全球产业链的重要支持者和参与者,很多出口产品都是在华外资企业生产的产品。美方加征关税实际上是对中国和各国企业、包括美资企业征税。美国是在向全世界开火,也是在向自己开火。

“中国有稳定的投资环境,较强的产业配套能力,有巨大潜力、正在升级而且不断开放的消费市场。近期,据我了解,通用电气、福特、宝马、特斯拉等外资企业纷纷进一步扩大在中国的产能、规模和投资。我们将继续改善营商环境,保护外资企业在华的合法权益,使中国继续成为外国企业投资的首选之地。”高峰说。

商务部研究院外国投资研究所副主任郝红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中国出口当中将近一半都是外资企业贡献的,贸易冲突的升级必然对中国的出口导向型的外资企业带来冲击,这正是政治局会议提出“稳外资”的重要原因。

进入新时代以来,中国经济更加强调高质量发展,外资在这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研发、技术、资本、人才等方面,中国都需要更有效地吸引外资;外资的经验对于中国发展高科技产业,推动产业转型升级非常重要,引入外资能够更有效地释放中国的生产要素,更有活力的外资企业对于打破垄断,改革体制机制也有积极的作用。

在郝红梅看来,稳外资的内涵包括稳定外资规模、提升外资质量两方面内容。

在规模上,中国每年吸引外资规模基本稳定在1300亿美元左右,2017年,中国吸引外资1360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今年上半年,实际利用外资683.2亿美元,继续保持增长态势。

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全国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29591家,同比增长96.6%,实际使用外资4462.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白明表示,这反映出上半年吸引外资以中小企业为主,大型企业投资相对疲弱。

在质量上,上半年中国制造业实际使用外资1348.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9%,占比达到30.2%。高技术产业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增长1.6%,占比达到20.9%。高技术制造业实际使用外资433.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3%。高技术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500.3亿元人民币,其中,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同比增长22.2%。

郝红梅表示,从去年1月份开始,中国在吸引外资方面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措施。“稳外资已经完成了顶层设计,下半年更重要的是推动这些措施的落地;同时相关法律法规以及政府权力行为的调整等配套措施需要及时跟上。”

从日常生活消费,到制造业、服务业,今年以来中国在扩大市场准入上出台了多项重磅举措,6月底,两份新版负面清单又接连发布,外资准入负面清单由63条减少到48条,自由贸易试验区负面清单由95条减少到45条。

白明表示,中国在汽车、金融等领域制定了明确的进一步开放的路线图与时间表,这已取得初步的成效,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特斯拉在上海设厂。“汽车领域放宽了外资控股的限制,这使得特斯拉能百分百控股。”

郝红梅指出,扩大市场开放只是稳外资的一部分,影响跨国投资的因素有很多,包括中国经济增长前景、基础设施、资源要素、市场潜力等内容;在制度方面,也包括市场竞争秩序,投资者权益保障等内容。而在后者上,中国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记者 夏旭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