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健基调未变 调节力度加大 引导融资成本下行


来源: 经济日报

中国人民银行于2020年1月1日宣布,决定于1月6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次全面降准将释放长期资金8000多亿元,有助于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降低银行资金成本。同时,此次全面降准并不意味着“大水漫灌”,而是体现了科学稳健把握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我国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未发生改变——

2020年首次降准在首日落地。中国人民银行1月1日宣布,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决定于1月6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

符合市场预期

近期,市场普遍预期降准窗口已经打开。2019年12月23日,李克强总理在成都考察时表示,国家将进一步研究采取降准和定向降准、再贷款和再贴现等多种措施,推动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明显缓解。

在此背景下,市场对降准的预期上升。“本次降准符合市场预期。”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分析称,临近年末,财政支出力度加大,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2019年12月31日,央行公告不开展逆回购操作,这为2020年1月份的降准埋下了伏笔。

岁末年初的流动性压力,同样使得市场对降准的预期上升。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冀表示,临近跨年的时间节点,现金需求、业绩考核、银行报表等多重因素都使得市场流动性压力比较大。尽管自2019年12月18日起,央行重启逆回购,并连续投放了6000亿元14天资金以确保市场平稳跨年,但交银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压力监测指数(IBLI)显示,元旦前最后两个交易日,市场流动性压力快速回升。

此外,随着2019年12月下旬投放的14天逆回购资金节后即将到期,可能给市场带来短期的波动。陈冀认为,为对冲到期压力,同时应对春节临近市场流动性需求的压力,央行也有预调投放流动性的必要。

与此次降准时点相似,2019年1月4日,央行也实施了全面降准,分两次降准1个百分点,释放资金约1.5万亿元。

引导融资成本下行

“此次降准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150亿元,通过银行传导可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特别是降低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成本。”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

此次全面降准,将释放长期资金8000多亿元。在此次全面降准中,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合作社和村镇银行等中小银行就获得长期资金1200多亿元,有利于增强立足当地、回归本源的中小银行服务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资金实力。

“本次降准直接效应是降低银行资金成本,增加金融机构信贷投放能力。”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银行资金来源成本下降,有助于激励银行在给实体经济贷款时下调利率。

陈冀解释称,此次降准释放的8000多亿元资金,在对冲掉节后陆续到期的6000亿元逆回购后,资金的净投放量有限。但降准与逆回购资金投放有本质区别,准备金率下调向银行体系释放的是长期无资金成本的资金;而逆回购资金既有资金成本,到期后还有资金回落压力,属于短期平抑市场波动的调剂资金。

陈冀表示,年初央行数量型调控对政策工具的选择已经表明,当前的调控要为银行体系补充更多长期稳定资金,以对接年初银行信贷季节性投放“旺季”,让更多资金能够切实服务实体经济和引导大银行服务重心下沉,推动中小银行聚焦主责主业。

每年1月份都是贷款的“大月”。银行都想着“早投放、早受益”,因此对资金的需求量格外大。王青认为,降准增加了银行的可贷资金来源,预计在降准效应带动下,2020年针对实体经济的信贷和社融增速有望小幅上行。

市场普遍预计,此次降准后,2020年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有望继续小幅下行。

稳健货币政策取向不变

全面降准是否意味着稳健货币政策取向发生改变?央行有关负责人强调,此次降准与春节前的现金投放形成对冲,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仍将保持基本稳定,保持灵活适度,并非“大水漫灌”,体现了科学稳健把握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

日前召开的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19年第四季度例会强调,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不搞“大水漫灌”,保持物价水平总体稳定。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此次全面降准坚持稳健货币政策不变,通过释放低成本长期资金置换短期高成本资金,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流动性结构更加优化。

董希淼预计,2020年我国货币政策将保持稳健基调,加大调节力度,保持流动性灵活适度,在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等多重目标中寻找平衡。新的一年货币政策将呈现4个特点:一是继续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更好地服务于稳增长;二是更强调结构性、定向性调整,不会搞“大水漫灌”;三是加快利率市场化进程,推进存量贷款定价基准转换,提升金融资源配置效率;四是积极稳妥地防范金融风险,稳定宏观杠杆率。

[责任编辑:谢涵宇]

责任编辑:谢涵宇PF085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