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商汤估值虚高的本源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2-25 14:33:00

2019 年,华尔街日报曝出商汤科技由于估值虚高导致其潜在投资人退出的消 息,一时间业界哗然。然而这一切也许在几年前就已埋下原因。

“20 亿估值,不让其他人融到钱”,2016 年年底徐冰终于拿出了下一年让汤晓 鸥满意的 KPI,作为学术出身的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身份的几次转换也正是商 汤科技战略转型的写照。从科研人员到业务负责人再到董事会秘书全权负责融 资,徐冰转型之快也让其成为商汤内部实际的代表汤晓鸥教授话事人,也是汤 晓鸥教授对其三位徐姓弟子改造唯一成功的一位。

1.png

商汤,商人化的汤晓鸥教授

· 输不起,等不起

一切从汤晓鸥教授 14 年开始创业时说起,当时在 CV 领域排在前面的创业公司 还是格灵深瞳、旷视、中科奥森,而在汤教授看来,以他的江湖地位将是一场 不用打战斗。他曾在一个告别酒局上放出豪言,这个领域我还做不出来还能有 谁。从当时的赛道上来看,当大家刚刚上路没有任何产品、技术积累的时候, 学术成就、影响力的确会成为最有效的招牌,就像质量巨大的恒星一样将资源 都吸纳过来。而这也是汤晓鸥教授创业前自己默默立下的一个 Flag——这是一 场不能输的战斗,因为这关乎一个行业先行者的“面子”。而这个面子,也就 是一切我们提到 5 年之后估值虚高的本源。

回看整个商汤的发展周期,从早期坚定学术发展,将自己最得意的弟子纷纷招 致麾下,许以创始人级别和丰厚回报。然而这个阶段换回来的却是一年之后传 出的汤晓鸥教授抵押自己房产继续创业的消息。显然汤晓鸥教授在这个阶段还 是按照传统实验室的方法在运作整个公司,大家专心写 paper,然而学术发现 并没有支撑自己做出能够落地的产品,这也导致 A 轮之后商汤科技在钱上的捉 襟见肘。

这段的经历,让汤晓鸥教授对两件事情有了深刻认识,其一是做商业从底层慢 慢堆太慢了,其二是学术也好、商业也罢,钱看上去更直接。总结下来是两个 字——“快”,“钱”。这两个字也恰恰是商汤后面发展的写照。后面的故事 也就是现在业界对于商汤的印象,4.1 亿,6 亿,6.2 亿,10 亿,眼花缭乱的融 资之后,商汤快速攀升到了人工智能领域“估值”最高。

追求“快”,“钱”的商汤,在经历前期痛苦后觉出,相比做学术、做产品、 做商业,做估值显然更快,然而这一切也像沙滩上的大厦一样,不知道哪阵风 吹过便消失殆尽。从公开信息平台可以查到,商汤 16 年以前的学术产出占公司 学术总产出绝大多数,用于产品的专利在 16 年之后更是寥寥。

· 商人,伤人

估值就像击鼓传花,越快把投资变成收入,才能越快有下个接手人,而商汤在

一系列的融资后也慢慢在这种交换中迅速成长为一个“商人”。商人利益驱

动,企业家是使命、价值驱动。商汤的本源在于“面子”,方法论则是

“快”“钱”,所以一个快速找到交易对象的“商人”则是其定位,知行合

一。

投资人、合作方、分包商、被投企业,这些选择上交易的对象,商汤统一谈判 标准都是能多快让资本流动起来。而这种快速交易的策略,往往不会是双赢, 商人会选择伤人。早期的投资人,由于商汤选择快速融资,所以都是中小,到 目前为止可查到的商汤投资人超过 40 家,然后这些中小投资并没有机会享受到

最终的“成功”,有投资人曝出,2019 年春节前,商汤投资部在强势以 50-60 亿估值收购其老股,同时却在资本市场用超过 100 亿的估值招募新投资人。

而商汤的被投企业,一般则只有两个使命,一、能够在一个新赛道讲故事, 二、可以帮助其在这个领域并入收入,随着商汤的体量越来越大,早期的合作 企业、被投企业能够做出的资金逐渐不能满足其需求,而这个时候商人同样会 伤人。从早期和九鼎合作的 linkface,到后来和东方网力合作的深网视界,从 最开始的亲儿子,现在纷纷被撤人、撤资,公司形同虚设。

· 商汤的薛定谔估值,套现为安

20 亿、30 亿、45 亿、60 亿、80 亿、100 亿甚至 120 亿,商汤的估值你看他的 时候和不看他的时候可能会不一样。可能除了汤晓鸥教授之外,谁都没法给出 现在商汤的估值和下一阶段估值。就像我们刚才说到的沙滩上的大厦一样,说 倒就倒说起就起。如果我们讲中东的投资人退出是看不清未来的价值,而近期 传出的商汤创始人团队集体套现的消息则表明,商人永远有比别人更敏锐的嗅 觉。

的确,与其两手空空轰轰烈烈的倒下,不如手握重金静待时机,因为彼时的教

授已成现在商人。

猜你喜欢